当前位置:新疆11选5 > 走势图分析 > 正文

第三缘梦回AD1245之缘(4/121)

飘雪纷飞。放眼望去,山巅的四周尽是白蒙蒙……然而,山脚下却是一片红光,映照得连天也红了半边。才半个时辰不到,已经有十四条村庄被烧杀得一乾二净。其中一条尸横遍野的村庄里面,一个人影在雄雄火光之中缓缓的站了起来,只见他双手抱住一个小女孩──一个小女孩的尸体。「可恶……」他援援抬起头来,一双怒火中烧的眼睛凝视著北面远处的一个山峰,紧咬著牙关。就在北面一个山头之上,有个男人正站在崖边,抱著双臂低头俯瞰,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微笑。他闭上眼睛,喃喃的说道:「来吧!来吧!否则就少了许多趣味,不好玩了!」说著,粗壮的双臂向天一振,肩上的巨大玄色披风在凛冽的寒风中展了开来,骤眼看就像一个可怖的魔鬼。不,他比魔鬼更恐怖。他是只会带来死亡的死神。可是也有人不会害怕──或者因害怕而退避。就在此时,一个人影从山下高速直飞上来,刹那间便挟著一冰冷的劲风迎面扑到。披著玄色披风的男人似乎胸有成竹,他右臂一扬,那披风如铁壁一样在跟前竖起,将那迎面而来的人反弹开去。那人给弹至半空,翻了两个斤斗後在空中霍地停顿。「你终於来了?」山崖上的男人双手缓缓放下,面前的披风亦垂了下来:「真迟啊!还以为你会早一点来到……」「你立即停手的话,我还可以放过你,否则……」「没有对手的话,很乏味呢。不过我在这里大肆杀戮,也能享受另一种乐趣。」「你没有听见吗?你没有听见人类那些哀号吗?」半空中的人气极,举起右手问道:「你看看这个布娃娃,这是被你杀死的小女孩留下来的!」只见他手中确是拿著一个烧焦了一半的布娃娃。「听见又怎样?你不觉得很动听吗?生命在逍逝前一刻发出的绝望呼叫,是宇宙中最美妙的乐章,听到了能使人精神一振!」那男人双眼闪著妖异的红光,冷笑道:「我来到这里,就是要把人间变成我的修罗场!」「语气果然很像你们呢……你别妄想!因为我来到阻止你,你决不会成功的。」空中飘浮的那人是个留有一头白色长发的男人,他的身上也披了一件白色斗蓬:「离开修罗界是你最大的错误!阿修罗。」「阿修罗一直是宇宙中堪称无敌的最强战斗民族,而我,更是修罗界中数一数二的战士!如果以为单凭你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收拾我,那就真是大错特错了。」山崖上的男人冷笑著,笑声之中充满了无情和嘲弄。他将身上的玄色披风解下,然後放手让它被强风吹走,眨眼间无影无踪。「准备好战斗了吧!」那男人笑了一会,仍是一脸轻蔑:「不!应该是准备好受死……能够打倒我的战士,宇宙之中只有三数个而矣。」半空中那个男人咬了咬牙,沉声说道:「我会尝试的。如果阻止你的唯一方法便是打败你的话,我会尝试的……以天界最强龙将的名誉起誓。」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把闹钟用力掷到地上,那刺耳的声响仍不肯停止。这时候房门嘭的一声被人使劲打开,一个美丽少女冲了进来,迅即拾起闹钟将电池取出,大叫道:「哥,起床啦!」「小兰?早饭煮好再叫我吧!」「表姐已经做好了!有味噌汤……」那少女跳上了床,一下子把被子扯开,再次叫道:「今天开课,第一日上学总不能迟到!你是六年级的预科生啦!」纳兰龙翻身坐起,嗯了一声,便又向後倒下。到了最後,还是要以表姐李颖和妹妹纳兰兰两个女人夹手夹脚,才能把纳兰龙从床上拖起,胡乱梳洗整理走势图分析,然後将他塞进车厢之中走势图分析,赶得连早餐也没时间吃。堪堪来到了市立第一中学走势图分析,幸好上课钟声还没响起。两人从电磁跑车走出来,目送李颖绝尘而去,这才走进校园里面。「今天放学後你一定要跟我去啊!」纳兰龙敲了妹妹的头顶一下,道:「我先回班房了!」纳兰龙和纳兰兰的父母在两年前一宗严重车祸中双双过世,在无计可施下,只有前来投靠这个设计电脑程式的表姐。纳兰龙平日也有到咖啡店帮忙打工,但因李颖收入丰厚,倒也不缺钱用。至於纳兰兰,只得十五岁,和哥哥同在市立第一中学里头读书,今年升上三年级,还只是个初中生。两兄妹相依为命,感情自然是好。今天是暑假完结後新学年第一个上课日,大家都兴冲冲的回来开课,敢情没有人会在第一天迟到。市立第一中学在新香港是名列前二十名的「平民名校」,虽然没有一般贵族学校的习气,却也是成绩卓越,品学优良。这一年,邢慧芝、曾雅恩、冯柏盈等升上中五;纳兰龙、梅玲等会升上中六;易哲和轩辕轰则已升上了中七,完成这个学年便进入大学了。六年a班的班房里头,同学已经到得七七八八。「今早又要小兰叫你起床吧?」同是「不思议事件研究会」委员的梅玲回头望向坐在她身後的纳兰龙,笑著问道。纳兰龙没好气的说:「是小兰告诉你的?这丫头真可恶。」坐在梅玲旁边的陈恺怡笑道:「我倒认为小兰有一个像你一般的哥哥好可怜!小兰很可爱,最讨大家欢喜,你这个哥哥望尘莫及。」陈恺怡样子甜美,笑起来时两边脸颊会露出酒窝,那一列洁白的假哨牙更是十分娇俏。大家都知道陈凯怡在说笑,纳兰龙自己的人缘一向不错。被誉为校花之一,叫做卓茵的女生走进班房,望了两望之後迳自来到纳兰龙身前,指著旁边那个空位问道:「这里有人坐没有?」新学年开始时,班房里头座位都没定下来,迟到的卓茵才有此一问。面对这个体态丰满的大美人,纳兰龙有点受宠若惊,还未回答,梅玲已插嘴道:「阿舒既然能够升上中六,龙一定和他坐到一块吧!」卓茵耸了耸肩,说了句「不要紧」,转头便走了开去,继续找寻空位子。纳兰龙有些儿失望,喃喃道:「也许我宁愿和卓茵坐在一起也说不定……」声线极细,前面两个女生完全听不到他说话。陈恺怡望著班房门口,说道:「不过,我真想不到那个不读书的阿舒竟然能够通过公开试,然後升上中六。」梅玲重重推了她一把,道:「最好别让阿舒听到这话,你还要坐在他前面整整一年!」就在他们互相说著笑话的时候,曾雅恩和邢慧芝走过六年a班班房外面。曾雅恩一眼便见到坐在窗口旁边的纳兰龙,忙拉住了邢慧芝,神情古里古怪的笑道:「喂喂!纳兰学长就在里面!你要不要也望他两眼?」「你再胡说八道看我如何整治你?」邢慧芝佯装发怒,举起右手作势要打。「学长总比以前那个男人好!」曾雅恩闪了一闪,口中仍道:「还是你想找个更好的?」「我没有说过想找男友啊!」邢慧芝拉著曾雅恩走开几步,说:「你少替我操心,没有男朋友也不相干,又不会死的。明年春天便是公开考试,我决定在余下的几个月好好读书,誓要在原校升读六年级……」曾雅恩听著她一大堆应酬话, 山西十一选五正感无趣, 山西11选5投注技巧忽然捉住邢慧芝双臂, 山西11选5走势图叹息说道:「我才没有那么好气, 山西11选5彩票网总而言之你好自为之……我真的帮不了你多少次,今日你自己搞定,待会班房见!」邢慧芝一时之间被搞糊涂了,曾雅恩已经三步并作两步奔了开去。「搞甚么嘛……」邢慧芝口中喃喃,完全摸不著边儿:「算了!我到小食部去!」刚想要转过身,岂料却和後面一人撞了个满怀,慌忙退後两步,连声道歉:「对不起,对不起!」抬头望去,只见一个头发中分的男生站在自己面前。这男生衬衫没扣好,踢著运动鞋,一套校服穿得不伦不类,左额额角有一道细小的伤疤。他的样子不是不好看,还长著一双蓝色的眼睛,却总是没精打采的教人不舒服。邢慧芝呆了一呆,忍不住暗骂曾雅恩,低头便走。「邢……」那男生突然叫了一句。邢慧芝只好站住,回头问道:「怎么?」那男生双手放在裤袋,抬头望了一望她,又别过脸去,眼神仍是一贯的游离:「没有甚么……不过是打个招呼。我又回来读书了。」「恭喜,那并不容易。」邢慧芝语气平淡的应道:「我今年也没信心。」见那男生没有话说,便伸手指了指上面,道:「我回班房了。」那男生「啊」的一声,点了点头,目送她走上楼梯。两个学生走到班房门口,打招呼道:「早晨啊!舒桦。」听到有人叫自己,那男生嗯了一声,便低头走进班房里头。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浓浓的迷雾迅速消散,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长滩。滩上一片泥泞,远处传来不绝於耳的隆隆巨响,但见河水滔滔翻滚,卷起了十尺巨浪,虽然只是一条河,但也具有吞噬河面上一切物事的能力……然而这个时候,却有一个红色眼睛的男人抱住双臂,稳稳的站在河中心。到底是站,还是浮?巨浪打到那人身周,都被无形的气墙挡住,不能溅湿那人身上衣衫分毫。长滩上也并非空无一人,有一个人蹲在那里,这时候正慢慢的站起身来。他浑身泥巴,一时间分不清是男是女,是俊是丑。当然,也看不出他原先的衣衫是甚么样子的。「看来你真的不是一般阿修罗。」过了好一会,他伸手抹掉脸上泥浆,喘著气说道。河面上的男人一阵轰笑,说:「以为你聪明点,应该一早知道……我也提醒过你,是你自己不相信罢了。」「果然……阿修罗一族真是宇宙中最强的战神?」另一人右拳重重的打在左掌掌心,身上的泥块浅起了不少。他狠狠的道:「难道我真的不能打败你吗?」「我们是从神话时代开始,就被称为『魔神』的最强战士,」河面上那人冷笑道:「你竟然以为单凭区区一个龙将,就可以和我匹敌了?」顿了一顿,又道:「三界之中,走势图分析五行之内,能够和我打成平手的,除了其余修罗王外,大概只有两人,而我绝对肯定你不是那两个人之一。」「最强又如何?」长滩上那个男人下颚一扬,尽管黏有不少泥巴,但那把白色的长发仍被河上强风吹起:「你们不过是杀戮工具而矣!」「噤声!」河上的男人双臂向天一扬,喝道:「我不是别人的武器或者工具!这一次随我自己的心意去杀,就足以证明这一切!」「你既没有善恶之分,在我眼里,还一样是杀人工具,而且是个失控的杀人工具……只有更加糟糕而矣,你自豪甚么?」「胡说八道!」河上的男人陡地大吼,声波把河水震得激射出数股水柱,足有五六丈高。他伸手指著对方,沉声喝道:「敖玉!我要你为自己所说的话付出沉重的代价!本来还打算放你一条生路,现在你给我受死吧!」啪!额角受到重击,不其然的弹起身来:「慢!」「你们两个究竟有没有把我放在眼内!」说话的是个廿来岁的女人,鼻梁上架著一副厚框眼镜,便是六年a班的班主任叶芷菁老师。她手上那点名册仍被卷成圆筒,看来刚才便是被这本册子打中的了:「舒桦先不去计较,如今连纳兰龙也在课堂上睡觉,才第一天而矣,这样对老师来说实在是太不尊重了吧?」纳兰龙在一片笑声中有些见腆,叶芷菁又道:「看在刚开学还没正式上课的份上,今日姑且放你们一马!下次不要了!」望著班主任的背影,纳兰龙伸手摸了一下额角,重又坐下来,见舒桦抱著双臂坐在旁边望自己,只有摇头苦笑。他想不到有一日竟会被老师点名批评,甚至用点名册袭击。「做梦了吗?」舒桦挨近纳兰龙,神秘兮兮的问道。纳兰龙轻咦一声,反问:「你怎么知道?」舒桦两手手指互扣,用力扭动发出连串声响,不怀好意的说:「刚才你叫出声来。」纳兰龙吓了一跳,立即左望右望,果然四周的同学都看著自己在笑,顿时感到一阵面红耳热:「喂喂,阿舒……刚才我叫了些甚么?」「我怎知道。」舒桦摇头说:「听不清楚。」「你怎会听不清楚?」纳兰龙不高兴的道:「少来这一套。」「我就是被你吵醒的……只是比你早一点点醒过来,才避开那一扑之厄……那时候你已叫完啦。」舒桦压低声线说道。见到班主任又再神色不善望住自己,纳兰龙只好停止了说话,用手背揉了揉鼻子,心里面喃喃自语:「怎么又是这一个梦……」又是同一个梦!自陕西回来後,纳兰龙每晚也不断做著这个相同的梦,在梦中有两个男人,飞来飞去大打出手:由山上打到村中,再由村中打到河边,然後从河边打到河里面……心中不禁大是疑惑。起初睡醒之後,也没有留意自己有做梦没有;後来才隐约察觉到自己曾经做过梦,却又记不清楚梦境的内容;到得最近这几天,梦境越来越清淅,而醒来之後一切仿佛历历在目,有如亲眼所见,亲身体验。「怎么连课堂上假寐片刻也会发起梦来?」纳兰龙心中有点害怕,开始胡思乱想:「不知道这个梦是否预警甚么?待会放学还是去找阿哲和阿轰他们研究一下!」放课後已是下午三时,虽然第一日上课,但各学部也开始有活动进行。纳兰龙带著妹妹纳兰兰和她的朋友莫凯莹,几经辛苦摆脱了沿途拦截宣传的其他学部成员,来到「不思议事件研究会」的活动室,一推开门便叫道:「我带来两个新会员,这里的人气也多点了吧!」照道理,这可是一等一的大事,因为「不研」长期没人参加是个大难题。难得终於说服妹妹当个名义上的会员,她又带来了好朋友,但气氛却出奇地冷淡。只见易哲、轩辕轰和梅玲三人围著桌子像是研究甚么东西,纳兰龙忍不住再一次大叫:「有新会员加入呀!」易哲这才抬起头来,看见纳兰兰和莫凯莹,立即过来欢迎道:「你们真是幸运!作为本研究会创会以来第三十名和三十一名会员,年费得到豁免!」每一个学部也会收取少许金钱作为活动经费,但「不思议事件研究会」向来是不收钱的。免费也没人来,若收钱就更加无人问津。「三十人?」纳兰兰用手指搔了搔下巴:「哥怎么经常埋怨没有人?」「创会以来!」在上课日的梅玲会把过腰的长发束成两条长辫子,她一边把辫子摆到背後一边说道:「研究会创立了九年,你们是第三十人和第三十一人!」「九年以来只有三十个人?」莫凯莹瞠目结舌:「每一年只有三个?」纳兰龙拍了拍两人肩膊:「你们可好了!有我们五个学长学姊在一旁指点你们,最可怕的纪录是以前一个学长所创,曾经连续四年只靠他一个人支撑。自从三年前阿哲加入这个学会,才改变了这个难堪的局面。」梅玲叫道:「好了!如今我们有七个人!平了最多人数的纪录!」顿了一顿,她又笑著说:「不过听闻『七人时代』只维持了两个月,便有四个人退会了!希望这一次不要重蹈覆辙好!」易哲摇头道:「不会啦!因为是小兰啊!」「是八个才对!上年我劝阿舒加入我们,他对我说若然能够升上中六便答应……待会替他填张表格便是了!」纳兰龙让梅玲替两人办入会手续,走到桌子前面,问轩辕轰:「你们刚才在看甚么?」轩辕轰指了指桌子,上面放著一个金色的盒子。「黄金做的?很贵重!」纳兰龙伸手拿了起来,一边细看一边说。易哲走到他的旁边,说:「起初以为黄铜,看来竟是黄金……恐怕我收了一份贵重得不得了的礼物啊!」「礼物?」易哲点了点头:「嗯,是孙老伯送我的。」纳兰龙呆了一呆,叫道:「不公平啊!我怎么没有?……咦?怎么打不开来?我还以为是盒子来的。」「是盒子,老伯这样对我说。」易哲道。纳兰龙又尝试了一会,叫道:「怎么打不开?有没有锁匙?」「刚才阿哲讲了个好有趣的故事。」梅玲一边指示纳兰兰和莫凯莹填写入会表格,一边说道:「他说这个盒子蛮有性格,喜欢甚么时候打开便打开,否则你用炸弹也炸不开它!」「我没有这样说……不过意思差不多。这个是传说中天神留下来的盒子,已经有三千年的历史,只曾经开启过数次。」「里面放著甚么?」「老实说……我听不明白。」易哲无奈的道。「这是甚么话?待会儿我和你去找老伯问个明白!」纳兰龙皱眉道。易哲摇了摇头:「不用了!孙老伯说,我们以後也不用去找他,他正忙著做研究甚么的……前两日我经过第二坊,『千年居』没有营业。」「这么不可思议?」纳兰龙啊了一声,说道:「我们『不研』真是要研究一下他甚么时候重新开张了!」易哲笑道:「老伯说想结束店子呢!他要我们莫去打扰他,那就算吧!」纳兰龙又再举起盒子细看,忽然好像听到喀喇一声从盒子里面传出,立即把它放到耳边,可是再没有听到甚么:「难道是幻觉?」正感疑惑,盒子在手中震了一下,应该是盖子的位置彷佛有点移动,纳兰龙叫道:「打开了!它打开了!」轩辕轰立即把盒子接过去,左看右看,抬头道:「没有变化。」易哲试著去揭盒子顶部的金属片,也是纹风不动。「没理由……」纳兰龙抢过盒子,果然还是不能打开。他哼了一声,把盒子放到桌上:「一点也不好玩。」转头对易哲道:「这段日子以来我经常做同一个梦,你们要不要听听?」梅玲笑著问:「你想给我们研究题材?」「我只是想知道你们的看法!」当纳兰龙把梦境中的一切都说出来之後,易哲和轩辕轰对望一眼,梅玲已道:「这种情况通常要看心理医生或心灵治疗师。」纳兰兰在一旁笑道:「看脑科医生也可以。」纳兰龙不以为然,冷冷的道:「我以为你们是『不思议事件研究会』的成员!」梅玲一拍他的背脊,道:「照啊!所以我打算问你另一类问题:你最近看得太多漫画了吧?」纳兰龙「哈」的一声:「你也真是好笑!」「我以为做梦是日有所思,别想那么多,再睡一晚看看如何?如果还是一样,明天再讨论好不好?」易哲望著我道。「随你喜欢!」纳兰龙耸了耸肩,招呼了纳兰兰和莫凯莹一声,走出活动室。梅玲笑道:「龙真是……不知道是否拿我们开玩笑!」「虽然这种剧情是可笑了点……」易哲忍住了笑,说道:「但梦境这个话题很可以研究一下,或许我们明天开会讨论预知梦有没有研究的价值。」顿了一顿,见轩辕轰默不作声,问道:「怎么了?」「不!这个……」轩辕轰用手背托了一托眼镜:「龙不似是胡说,他的梦境我不知在哪儿听过……」「嗄?」「我的意思是,龙说的那个梦境好像关於一个传说,还是甚么神话故事,我曾经在哪儿看过或听过。」易哲嗯了一声,道:「这更证明了我的看法。明天不妨再问一问龙,他在最近可能也看过那则故事,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……这叫做『日有所思.夜有所梦』。」轩辕轰隐约觉得有些不妥,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取下眼镜用抹布抹镜片,忽然听到一下轻微声响,便问道:「甚么声音?」「哪有甚么声音?」正站在书柜前面翻看星座书籍的梅玲回头叫道:「你别吓人!」这时候又是喀喇一声,比先前更响,活动室中三人全都听到这声音正是从桌上那个盒子里面发出来。梅玲指住盒子叫道:「它真的响了!」轩辕轰重又戴上眼镜,和易哲一起走近桌子。盒子上面应该是盖子的地方,突然喀喇一响升起了数分,然後分成三片各自向外退开若有一寸。易哲「哈」的一声,也不知是笑还是呼气,说道:「真是很不可思议……它真的自己打了开来!」轩辕轰点了点头,梅玲走到他的後面,说道:「我还以为它是焊死了的……为甚么先前竟打不开来?」「孙老伯说这是神明的遗产。」易哲想不到其他解释:「适当的时候它便会自行开启,释放出……」「释放出甚么?」梅玲问。易哲答不出来,梅玲在後面推了轩辕轰一下,叫道:「快去看看!」轩辕轰正有此意,便走上两步,只见盒面分成三块金属片打开後,露出一个三寸见方的平面来,这平面呈银白色,更像是金属,闪耀著金属特有的光华。「不会是个神仙的镜盒吧?」梅玲从轩辕轰背後伸出头来,边望边问。「说起镜,」轩辕轰喃喃的道:「中国神话经常提到『玄光镜』这个宝物。」易哲博古通今,自然知道玄光镜:「那是能够看见过去未来、千里之外的宝物或法术,让神灵监察天地万物。」想了一想,问道:「你以为老伯说的甚么『末来』,真的是指我们能够透过──如果它真是玄光镜的话──看到的未来日子?」「我不知道……玄光镜是神明或有道行的人使用的宝物,落到凡人手中,自然不能得心应手的运用。不过若然功效仍在,便能揭示少许未来的事。」梅玲见那盒子打开之後再没有变化,壮著胆子走到桌子前面,凑近去看:「啊哈!这个还真是镜子,可以照见自己……喂喂!这这这这东西又变了!」易哲和轩辕轰不知道梅玲说甚么,怕她遭遇了甚么事,都闪身挡到她前面。但见那镜子似的平面不停变幻光华,隐约有些影像出现,不禁又是害怕又是好奇。又过了好一会,变化终於停止了,只余下淡淡的两片阴影。梅玲大是失望:「甚么跟甚么嘛!还以为看到自己将来的样子……」「那是两个字来的!」易哲仔细一看,叫道:「是古篆!不!古篆我应该还勉强看得懂,这两个若是字的话比古篆还要古……只怕我要去找孙老伯!」轩辕轰默不作声,他没有告诉兴奋非常的易哲和梅玲,那两个字他知道怎么解。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,,新疆11选5投注